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秦颜殇 > 第275 东渡
本站域名 www.x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xbiqu6.com
    天气晴朗万分,处处鸟语花香,空气清新,流影城里倒是安静宁和的气息,不似戎狄那边的压抑,天气正是无限好,小院子里百花齐放,姹紫嫣红盛开一片,花香撩人心动,微风吹来,更见花海涌动,甚是好看优美,处处都透着寂静平和。

    商霏负手而立站在城楼上边,背后卫兵森严,他身边还陪伴一人,正是袁季,袁季几日不见,精神略微多了几分憔悴,看去面目没有昔日得风采,商霏目光轻描淡写扫了城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几眼,忽而说道,萱儿和婉孀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我这做相公的,此刻却高兴不起来,眼下时局动荡,她们两个弱女子行动不便,我们若是战败,可就够人受得了。

    袁季嗯了一声淡淡笑道,所以小主才盘算着把二位夫人,送往东瀛去,提前做好准备,可是小主却没想过,两位夫人如何舍得离开你?

    商霏无奈道,除了目前去往东瀛还能有什么稳妥的办法,她们二人的肚子越来越凸显了起来,萱儿那个活蹦乱跳的丫头,现在都不敢过多玩耍了,每日就是躲在府里陪她孀姐聊天。

    袁季道,小主说的极是,慕南去了戎狄果然是没安着好心,他用权利收买人心,又挑拔左右贤王起兵,最后自己坐收成果,可真是下了狠心的了。

    商霏冷笑道,这个乱臣贼子,早晚会有得到报应那天。

    袁季点点头道,公主她刚派人说要您回去。

    商霏嗯了一声道,那好,我先回去,你记得抓紧时间组织起来远赴戎狄的计划。

    袁季道,小主放心好了,商霏急着回去,倒也不多说什么,一路骑快马回到家中,林芷萱和叶婉孀手拉着手坐在床头聊天,看样子聊的还很高兴。

    商霏咳嗽一声,微笑道,怎么不出去晒晒太阳,林芷萱摸摸自己肚子,娇声道,人家才不要,肚子现在越来越不方便了,还是老老实实躲在房间里比较好。

    叶婉孀腼腆许多,柔声笑道,夫君你过来,一起聊聊天。

    商霏走过去,坐二人中间,伸开双臂轻柔的一边抱住一个,吻了吻二人面颊,满脸柔情道,为了我,真是委屈你们了……

    林芷萱娇声道,没事儿没事儿,还是谈谈戎狄那边吧,相公最近一直愁那个,正好我和孀姐看能不能出一些主意,帮帮相公你。

    商霏沉吟片刻,不知不觉搂紧二人道,是慕南他果然得势了,好在戎狄经历一场战争元气大伤,这已经是接连两次遭受重创了。

    叶婉孀轻抬玉颜,枕着商霏肩膀道,夫君,孀儿嫁给你也有不短时间了,你是熟读兵书的人,难道会怕慕南吗?

    商霏叹道,我不是怕慕南,我是怕打败了,我们一家子人该怎么办,如今只好委屈两位娘子东渡扶桑国,比较稳妥。

    林芷萱探着脑袋磨蹭商霏脸颊,容颜娇美无比,玉手摸着他胸膛轻轻抚摸着道,相公,不是人家自私,趁戎狄军还没打过来,我们一家子人东渡扶桑也就是了,何必要生死别离,慕南恨的是我们,又不会恨城中百姓,想必不会为难他们。

    商霏摇头道,萱儿你知道,戎狄人狂野难训,犹如脱缰野马,我们逃了自然没问题,可这城中快百万的百姓逃往哪里,让他们去面对戎狄的铁骑?

    林芷萱轻叹一声道,人家不是贪生怕死的人,早就说过愿意和相公同下黄泉,可是一想起来这肚里孩子,毕竟是你我的骨血,怎么舍得未出世,就已被扼杀,你说要我二人去东渡扶桑,可是哪有妻子,留下丈夫一个人去享受所谓的太平安逸呐?

    叶婉孀道,萱妹想的也对,只是夫君你有多少胜算能打败慕南?

    商霏犹豫半天,沉声道,实打实的说是五成胜算。

    叶婉孀语气断然道,那好,相公安心打仗,我和萱妹留下来陪你,即使战败了,也要同赴黄泉,至于肚里孩子只怨他生在王侯之家。

    林芷萱依偎在商霏怀里道,可是孀姐你真的舍得这样吗?况且如此做那咱家相公不就要断子绝孙了,咱们姐妹为人妻子,没有为夫君传宗接代,总感觉心里愧疚,我们就算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把他托付给人抚养,再追随相公而去

    商霏无奈道,还没打起来,就别谈死不死的了,萱儿乖,好好跟你孀姐去扶桑也就是了,我若兵败不可挽救之时,自然会乘快马来到海边,寻找你们去。

    林芷萱这才露出笑容道,这就对了,只要有相公你,即使孩子没了,人家也能活下去,毕竟还有孀姐可以为相公开枝散叶,你若有个三长两短,人家和孀姐即使做鬼,也要和相公在一起。

    商霏摸摸她脑袋无奈道,你这调皮捣蛋的丫头,总是说些让别人拿你没办法的话。

    林芷萱趴在商霏怀里,柔声蜜语道,相公,人家要为你生个男孩,以后还要生个女孩……

    叶婉孀道,夫君你也知道,萱妹一会儿就离不开你,她说你待她那么好,真的舍不得你离开她,求我劝你不要再去战场,可是我知道,那不可能,夫君你安安心心的打仗,一切都会好的。

    商霏搂着林芷萱娇躯道,萱儿和你嫁给我,我真的特别珍惜,一直对你们两个百般宠爱,舍不得离开半步,可是有时候,人面对自己的职责和使命,也是没有办法的他说着看了看窗外,哪里倒是一派祥和宁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