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wwroot\www.xbiqu6.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xbiqu6.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二百一十八章 结局-骄娇无双-新笔趣阁
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骄娇无双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结局

第二百一十八章 结局

 热门推荐:
本站域名 www.x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xbiqu6.com
    看着那一色的白衣白骑,看着那浩浩荡荡的雍容车骑,建康街上的士族们特别安静。

    不远处的楼阁上,坐着琅琊王氏的子弟,而另一侧,则是陈郡谢氏的嫡子们。

    这些人都在朝着那支队伍望去。

    阳光下,新郎打扮的谢琅容光焕发,那张平素里总带着几分超尘脱俗的面孔,今日竟有点双颊红朴朴的俗相。不过这样的谢琅,倒让每一个看到的人,感觉到了他的幸福。

    看着谢琅,这些王谢子弟略作犹豫之后,一个个下了楼阁。

    他们站在了道路两侧。

    要是以往,这么多地位胜过太子的顶尖士族出现,定然会引得四周的围观者尖叫欢呼,可是今天,这些门阀子弟在前面那一色的名士映衬下,却也不那么显目了。

    远远望着越来越近的车骑,琅琊王十二慢步走到谢三郎身侧,似笑非笑地说道:“听说那日谢琅一反常态,对着族中的长者咄咄相逼?竟是一副回不回到家族也无所谓的样子?现在想来,他要是名字重新记回族谱,眼前这场婚礼说不得也就没有了。那厮不想重回家族,只怕就是舍不得委屈了姬夫人,想要这么明媒正娶她一回吧?”

    自那天谢琅离开陈郡谢氏后,谢三郎的脸色一直很不好看,此刻听到琅琊王十二这话,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谢三郎本是口拙之人,他的唇动了动,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出。

    倒是一侧,谢二十九郎怔怔地看着踩着阳光而来的那一片白色,心中却在高兴地想道:这就是我的十八兄了他哪怕脱离了陈郡谢氏。也是一言便可以叫来无数的名士为他捧场,也是举手投足间便能把天下人都比了下去

    事实也是如此,这时刻,随着那支队伍越来越近,无数的建康人涌了出来,他们兴奋而激动地望着那个风度翩翩的新郎倌,有些庶民激动之下。竟在这建康街上。大庭广众之下跪拜起来。

    今天,谢母和陈郡谢氏的一些族老也站在了一处阁楼上。

    望着那支越驶越近的队伍,谢母的眼中渐渐湿润。与她的激动不同,那些族老们却还在记恨当日谢琅所言,一个个沉着一张脸。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阁楼的下面。传来了一阵议论声,“听说这谢琅已经不再是陈郡谢氏的子弟了。”“是啊。谢琅现在也不过如此了,也不知这些人还激动个啥?”几乎是那两人的声音一落,马上,便有一个激动无比的声音传来。“便是谢琅不再是陈郡谢十八又怎么样?以前,天下人都说他厉害,可我们听到的只是他的门第如何了得。他的外表如何出众,从来无人提到他治国如何。现在。他不再是陈郡谢十八了,可天下人都知道,他凭着一人之力,几乎让北魏大乱,这样的谢琅,陈郡谢氏不要他,那是陈郡谢氏的损失皇帝不用他,那是天下人的损失”

    那人的声音一落,顿时无数个声音嗡嗡而来,“正是这个理”“是啊是啊,皇帝不用他,那是天下人的损失”“正该为此痛哭一场才是”“明明陈郡谢氏和刘宋天下,都等来了一个能够力挽危澜之人,可眼下,这样的大才却被他们联手赶走了,这让人如何不伤心,如何不绝望?”“……”

    一声声的议论越来越激沸的对话,阁楼上,陈郡谢氏的几个老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竟是沉着一张脸说不出话来了。

    那支延绵了整个街道的白色队伍还在缓缓而来。

    渐渐的,他们来到了王谢子弟所在的街道。

    当下,以琅琊王十二为首,众门阀子弟在车队过来时,齐刷刷头一低,朝着那一对新婚夫妇躬身为礼。

    他们的敬意,谢琅接收到了,当下,谢琅双手一叉,朝着他们无声地回了一礼。

    接着,前面的街道两侧,出现了陈郡袁氏,出现了一百世家的子弟。同样,这些子弟在车队过来时,低头躬身为礼。

    谢琅还以一礼后,突然的,街道两侧走出了颍川陈氏兰陵萧氏等受过姬姒恩惠的十七家子弟。

    这些子弟,人人身着白衣,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一个部曲挑着两个箱子。在队伍过来时,众子弟上前,他们抬起那箱子,一箱一箱地把它们放在平板车上……这是一十七个世家给姬姒的添妆礼。

    这却只是开始。

    转眼间,队伍来到了第三个街道,这一次从街道中走出的,却是一个个衣着朴素的寒门子弟。这些寒门子弟中,有王镇,有檀争的父亲,有一个个不曾识得的庶民。他们手中的木盒,有的精致华贵,有的却十分陈旧。和十七个世家子弟一样,这些人依次上前,一个一个把手中的木盒,慎重中甚至带了几分虔诚地把它们放在了平板车上……这是众庶民给姬姒的添妆礼。

    这一天,所有的小姑都自发的沉默着,因为,她们身边的每一个丈夫,在谈到姬夫人时,已是满脸敬畏

    渐渐的,队伍走到了第四个街道,这一个街道上走出来的,却是周玉和他的几位兄弟,以及周氏一族的族老。整整站了半条街道的老老少少,他们的身后,是姬姒曾经摆出来过的三十九块帝王灵位,而他们的前面,则是一字排开的,数以百计的木箱。

    看到车队过来,周氏一族的人安安静静地走上前来,一个接一个把木箱放在了平板车上。当他们退下时,隐隐有惊叹声传来,“听说这周氏曾经是姬氏的分支,只是在当年秦皇统一六国时,为避秦祸而改了周姓”“原来如此”“他们给姬氏送上这么多添妆,却是以娘家人自居了。”

    外面议论纷纷时,姬姒的车帘也被拉开。就在马车中,姬姒朝着这些周氏族人盈盈一礼,也算是把周氏一族当成娘家了。

    渐渐的,这支格外雍容的队伍,在把建康城的主街转了一遍后,缓缓朝着北城门驶去。

    却原来,谢琅为了娶妇。在城外新置了一个庄子。

    城中的人没有想到。那支豪华的,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引得无数人想要亲近的车队,竟是就这般出了城。当下。好一些或是想要求医,或是想与某人亲近的贵妇们,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失望的叹息。

    ……这一天,谢琅为了娶妇。那是红缎铺地,十里张灯。他学着那纣王,从城门到新居,每走十步便挂肉为林,每走百步便设酒为池。耗费银钱无以计数

    ……这一天,建康城外酒肉飘香,数以万计的百姓喜得颠颠倒倒。

    ……这一天。出现在婚礼现场的名士,有的是远在半年前便已经动身。足足行驶了上千里路程前来庆贺

    转眼,黄昏到了。

    婚者,昏也黄昏时正是婚礼进行时,听着里面传来的阵阵喜乐,看着那一个个褒衣博带的风流名士,无数无数的人站在庄子外不敢启步。

    渐渐的,夜深了。

    在最后一丝弦乐落下时,没有人注意到黑暗的官道上,出现了一辆孤零的马车。

    马车中,庄十三掀开车帘,朝着那结灯结彩,灯火辉煌的所在目不转睛地看去。

    就在他望着都失了神时,突然的,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怎么,你也不敢进去吗?”

    这声音?

    瞬那间,庄十三全身肌肉绷紧汗毛倒竖,他猛然转过头看来。

    沐浴在夜色中,朝着他走来的正是周玉。

    出乎庄十三意料,周玉却是孤身而来,他懒洋洋地走到庄十三身边,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个仇人正警惕地盯着自己。周玉径自朝着那个灯火辉煌的庄园看了一会后,他低低地说道:“听说他们成了婚后就会远离此地,以后不会轻易再回建康了。”

    庄十三的眼睛,慢慢从周玉身上移开,他转头盯向庄园,过了一会,庄十三哑声说道:“离开也好。”

    周玉转头看向了他。

    盯着庄十三,周玉慢慢笑了起来,他懒洋洋地说道:“听人说,你却是准备出家了?”转眼周玉又笑,“如你这么狠毒的人,居然要去当一个大和尚,佛祖还真是什么人都能宽谅”

    庄十三没有在意他的嘲笑,他只是微闭双眼,徐徐说道:“佛渡有缘人,我前世当了和尚,今世也是一禅师”

    明明他还没有剃度,明明这人从来不信轮回,周玉忍不住哧笑起来,“原来庄家郎君前生今世都是和尚啊?这可真是人有宿慧,佛缘不浅啊”说到这里,他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觉得好笑,竟是哈哈大笑起来。

    周玉的笑声中,庄十三再次朝着黑暗中那兀自灯火辉煌的庄子看了一眼。然后,他慢慢转过身去,不一会功夫,他便彻底的消失在黑暗中……

    目送着庄十三远去,目送着周玉离开,谢广几人来到了官道上。过了一会,谢广轻叹道:“陛下太也多疑,现在都退到这个地步了,他还派了暗卫前来盯着。”转眼谢广又道:“行了,庄十三还活得好好的,把这事告诉夫人后,我们也可以去休息了。”

    ……

    建康人还沉浸在谢琅和姬氏夫妇的那场热热闹闹的婚礼上,一转眼却发现,婚礼过后的第二天,那对夫妇便与着众名士一起消失了。

    若说谢琅的离去,让陈郡谢氏的人和那些小姑们怅然若失,那黄公等神医的离去,则让一些权贵后悔不迭。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些人一消失,便是很多年。

    直到很多年以后,刘宋北伐失败,失了大片疆土,刘宋太子谋反,皇帝猝死深宫,三皇子平乱之后继位为帝。北魏皇帝拓拔焘突然过逝,权臣崔玄把幼主推上皇位……

    终于,有人看到在荆县祭祖的姬夫人了,当时姬夫人身侧,还站着的一个年方四岁,名叫姬昊的男孩。到了这时,世人才陡然记起,原来,谢琅和姬夫人消失在世人的视野中,已经有这么多年了。可惜那个时候,曾经的三皇子前任皇帝刘骏,那个“少机颖,神明爽发,读书七行俱下,才藻甚美。雄决爱武,长于骑射”的聪慧俊美郎君,已经变成了一个连亲妈也要“蒸”了的淫秽帝王。至于现任皇帝刘子业和他“伟大”的姐姐山阴公主刘楚玉,更是一起创造了上下四千年间,空前绝后的赫赫淫功

    那时,世人再谈及谢琅时,一个个长太息而掩泣。那时刻,无数人在心中想过,如何曾经,文帝不是那么排斥谢琅,而是像个真正的英明君主一样重用于他,是不是这世间的苦难,就不会那么让人触目惊心了?

    《骄娇无双》正文正式完结,谢谢大伙一路上的陪伴。唔,本文还有一些番外,应该会放在实体书上一并推出吧。

    《骄娇无双》写了半年,其间或有种种不如意处。可我现在落下最后一个字,再回头看时,却觉得这最后一本魏晋文,已经写出了我心中想写的一切,已经觉得了无遗撼。

    另外,新文应该下个月会开出,写的是五代十国时的事,恩,应该文风会有些许变化,敬请期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