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小妖入世来 > 第九十二章 真相
本站域名 www.x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xbiqu6.com
    眼角的泪划过耳畔,打湿了玉枕,二哥说那个叫沐云的等了她一万年,她其实是知道的,可是她呢?她都已经不知道自己等了钟漓涯多久,她又该怎么办?

    就这样,子初一直处在半昏迷状态中被日昪抱上了花轿,那沐云早已等候在东海龙宫的入口处,轿子里坐的是他心心念念的好姑娘,他发誓,他会用尽一切办法让她这辈子安乐幸福,他知道的,她喜欢东极山的上神钟漓涯,可是他不在乎,他相信,总有一天,这个姑娘会回过头来看见他。

    花轿在他的注视下,终于缓缓落了地,按捺住内心的紧张和激动,沐云一步一步走向花轿

    待子初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整天,她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这是哪里,这间屋子很显然被人施过法术,凭她的修为和灵力,根本闯不出去,身上被封住的穴位也不知道谁帮她解开了,可任凭她喊破了喉咙,也没人理她。

    再说那沐云洞房花烛夜满心欢喜的掀了红盖头,却发现自己眼前的新嫁娘不过是个纸片人幻化出来的,当即便摔了杯子连夜闯上九重天质问日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龙王也被气得不轻,他堂堂一方上神,竟然被人如此耍弄,就算那人是天君,他也得向他讨个公道!

    只是老龙王领了儿子来朝九殿准备兴师问罪的时候,才发现,眼下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陛下,上次与魔界一战,我天族大将已经有不少折损,小仙恳请陛下对魔界宣战一事是否能暂时缓缓,依现在的局势来看,恐怕我们还得重新商讨此事。”东帝太昊领着一帮主张暂停战事的仙神们毕恭毕敬的站在下面,也不去看日昪的脸色,只顾低头说自己的。

    “怎么?东帝这意思是我天族无人了?!”啪的一声,日昪将身前的龙案直接一巴掌给拍断了!

    “陛下息怒,微臣不敢!只是,微臣刚刚收到最新的战报,奉命守住无道入口的三万天兵已经覆灭,残茕从无道出来以后,便领着魔界之众全部去了妖界。”

    “妖界?你是说魔族和妖界联手了?”

    “不是,是是那残茕做了妖界的新妖王,据说,他和上古战神掌凤旗主黎荨联手将妖界收服了。”

    东帝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每个在场的人都听见,此话一出,不出所料,立马引起了大家的怀疑。

    “掌凤旗主不是几个月前嫁给冬神了吗?

    “对啊,怎么又变成黎荨了,难道冬神娶的这个是假的?”

    “哎我想起来了,若妘弯弯是真的掌凤旗主的话,为何那日与魔族一战,我们从头到尾都没见她用过凤旗呢?”

    “就是,难道”

    “够了!”看着底下渐渐热闹起来的一众仙神,日昪显然早已失去了耐性,特别是那群活了几十万年了还不死的老东西!他们要较起真来,论辈分,他还真是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深呼吸了几口气后,他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诸位!这件事,等天族将魔界铲除干净,朕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那不如!你现在就交代吧!”随着天官儿的喊堂声,玄冥从朝九殿前缓缓的落了下来。

    看到玄冥的瞬间,再加上他所说的话,日昪知道,妘弯弯这个女人果然还是出卖了他!不过,他倒要看看,玄冥能说出个什么名堂来!反正,他早已受够了,不如今日来个痛快!

    “冬神!你在说什么?还不赶紧给过来给陛下行礼!”一旁稀里糊涂的的二郎神贸然插了一句进来。

    没有搭理他的玄冥直直地走向殿堂中间,看着日昪的眸子一字一句道:“万年前,你和残茕勾结!设计把日升太子引到休与山将其杀害!不久,重病的老天君被你逼死于床侧,坐上天君的位置后,你怕残茕将这事公之于众,便以魔族扰六界不安的理由将他封印于不周山下!直到共工撞断不周山,曾无意间听到你和残茕对话的九黎族族长黎生乘乱助残茕冲破封印,当夜,你便肯定黎生就是当年偷听你们对话的人,为防事情败露,你将黎生处以天刑,将整个九黎石化。

    可是你没想到的是,当年九黎族的大长老巫屠格为了给九黎留下一条血脉,用禁术将黎生的女儿黎荨送了出去。万年后,当黎荨归来替父赎罪时,你便顺水推舟的让她去对付残茕,若是她没有完成任务,便只能死,若是她完成了,那么,她就替你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日昪,我这番话!你可有不服?!”

    待玄冥说完,朝九殿上早已鸦雀无声,大家都睁大了眼睛你看我我看你,表示这故事真的太惊悚了,吓死宝宝了

    “啪,啪,啪”拍手的声音瞬间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寂,顺着声音看去,众人发现,是天座上的日昪在鼓掌。

    “各位,对于玄冥说的这些,你们怎么看?”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众人的反应,似乎并不在乎结果怎样。

    “玄冥!你这样诋毁陛下,可有什么证据?!我告诉你!凡事都讲究一个证据!你能拿出证据来吗?!”嗯,二郎神还算忠心。

    “就是啊玄冥!陛下乃天族至尊,你这说的东西太大了,你总得拿出点什么有力的证据来,不然,你这空口白话,如何叫我们信服你?”嗯,这是钟馗第一次支持二郎神的言论。

    玄冥之所以选择现在将这件事说出来,是因为明日就是日昪决定向攻打魔族的日子,而他再也不希望看到那么多无辜的生灵为日昪肮脏的野心陪葬,钟漓涯现在已经冒死去妖界找残茕了,希望,能阻止这场杀戮。

    其实,将这一切说出来,他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把握究竟会有多少人信他,可是,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想别的办法了,只好铤而走险,赌一把!

    听到有人提证据二字,玄冥在心里苦笑,万年前的事情,哪还找得到什么证据,就算他之前和钟漓涯确实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可是那些连证据都算不上,现在,还有一个人可以帮他,可是

    面对众人的怀疑,他正想说些什么,却见旁边走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就是证据!”

    是弯弯,他有些意外,她说过她不能为他们作证的,为何现在却又

    “我可以证明冬神说的都是事实!”妘弯弯无畏的看向日昪,她已经做好准备。

    “一百年前,我本是过湖畔守护错树的树妖,却无意间偷听到日昪在过湖畔对于这段往事的忏悔,不小心被他发现后,他欲杀了我,奈何我情急之下将自己的血融入到他体内,此后,他便与我同命,我生,他生,我死!他死!若是各位大仙还不信,不如杀了我,反正弯弯假冒上古战神掌凤旗主的事也是死罪。”

    “丫头,你说的可是真话?”镇元子问道。

    “句句属实!”

    “既然如此,那本尊就来试试,你这话到底是真是假!”

    座上的日昪眼见着镇元子那灵力雄浑的一掌对着妘弯弯打去,当下也慌了神,就这一掌,不死也得重伤了!让他没想到的是,妘弯弯居然连他们同命的事都敢说出来,看来是真不想活了!不过幸好,玄冥虽说受了伤,但手脚还算迅速,将一心受死的妘弯弯拉回来避过镇元子的掌风后,他有些恼怒的盯着她:“你和日昪同命这件事,为什么事先没跟我说过?!”

    “玄哥哥,就算你是救世主,这大千世界,也总有你普渡不了的苍生,救不了的人。”

    趁众人都将视线集中到妘弯弯的身上,日昪从天座上走了下来,嘴角扬起一丝邪恶的笑意,运起掌风悄悄对着玄冥的后背劈了过去,再以最快的速度低空飞过他的身边将妘弯弯牢牢地抓住后直接飞出了南天门。

    从玄冥救妘弯弯到日昪打伤玄冥抓走妘弯弯,这一连串的发生前后不过七秒,朝九殿上的一众仙神大概都被今日的猛料吓傻了,直到受伤的玄冥对着他们吼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追?!”方才如梦初醒,只是待他们急着忙慌的奔出去后,哪里还看得见日昪的影子。

    于是众人又纷纷回到朝九殿,到现在他们都还不敢相信,那日昪竟然真的杀了他的亲大哥日升太子和他的父王老天君,上一秒还坐在天座上是天族至尊的人,下一秒,居然就成了弑父杀兄,丧尽天良,畜生不如的东西,所谓世事无常,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

    “我日昪做事敢作敢当!不错!是我和残茕合谋害死了日升,亲手逼死老天君,可那又怎样?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是他们先对不起我!待我归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日昪留下的话久久盘旋于九重天上,充满杀意的语气被风灌进每个人的耳朵里,令人闻之变色。

    一时间,无人有话,都你看我,我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