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束妖师 > 第八章 准拟相看似旧时
本站域名 www.x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xbiqu6.com
    等成絮和白纤梓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天黑,小阁楼是在城市的五环开外,回家的路上停停走走,这一走就是几个小时,期间成絮知道了许多流川的过去,却是没有想到这些事件的开始,这其间的多多少少细节无从考据。

    走了一路成絮有些疲惫了,心里却还是有些欣喜。高兴的是对于妖孽的事有了些了解,也自觉得跟白纤梓的关系近了许多。心情好了,肚子就有些饿了,刚想问白纤梓今天晚上咱们吃什么?可看到白纤梓晦暗脸色时,成絮把这句话深深的咽了下去,不是个时候问这个话,只得转身自己走向厨房,还是不要问了,今天李雪已经死了,连最后的线索也断了,他又不是圣人,不免也有些烦躁,还是不要去打扰好了,正好有些事自己也可以好好的想想。

    成絮很笨,但是她不蠢,不会做讨人嫌的事。

    除了在厨房忙碌的成絮,这间房子里听不到半点声音,倒给了一个安静闲暇的空隙,可以仔仔细细的理了下最近发生的事,最开始得从学校发生的诡异事件开始,从那个时候妖孽告诉自己才发现神秘力量“幌”,接着妖孽找来了自己的好朋友白纤梓一起调查,自己又在学校的校史里发现了沈媛卿,才得知李雪的感情线索,白纤梓告诉自己可以从李雪的身上得到沈媛卿的记忆,找到“幌”,可是今天李雪就死了。每一个步骤是如此的有条不紊,就好像计划好了的一样,“幌”一步一步的引导我们跟着他的步伐,毁掉所有的线索。可是,为什么?认认真真的想想,自己为什么要去找到那个“幌”?为什么?

    是个问题,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觉得自己是被一个人牵引着去寻找,而不是为了一个目的,急忙擦擦手走出厨房想问问白纤梓。

    “白纤梓,你知道……”成絮刚开口,就发现客厅里没有一个人,摸摸了脑袋,这人去哪了?是不是在其他的房子?在右手写下符法,金色的笔际消失在手心,转即把右手手心铺在墙上,一股气息流窜在小阁楼的全部墙里。一下,成絮收起手,他不在房子里,那就只有一个地方了。

    他们两个人绝对在瓷瓶里,成絮伸出食指,区区一点指向瓷瓶,淡淡的光彩从指尖溢出,果然,碰到的是结界,猜到是这种现状,只是自己不相信,还试了一次,成絮冷哼一声,结果还不是一样,他们俩到底有什么说不完的话啊。

    突然觉得房子里太过于黑暗,成絮拉开了窗帘,窗外远处是灯红酒绿,灯火闪烁,纷纷扰扰。在桌上的紫色琉璃瓷瓶里却是另外一种风景,里面的世界隔绝于天地间,那里有沟壑万千的山,有潺潺的流水,有依山傍水的小榭,也有两个落寞的男人。

    “你知道我在李雪的身上看到了什么吗?”白纤梓手握紧了衣角,那双清澈的眼眸不再温柔,盯着梨花树下的那个不可一世的紫衣男人。

    流川伸手摘了一朵花放在鼻尖,轻轻地细嗅花香,“你不说,孤怎么知道?”时间过去了许久,有些事是时候该改变了,也没有什么可着急的。

    “浣容,这一点都不像你,你应该知道什么是轻什么是重。”在不远处站着的白衣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你的脸,我不管是真是假,但是,能力在我之上的人……当今只有你一个。”稍有缓和的语气,是白纤梓对浣容最大的尊重,鲜少生气的他也对这个男人有些素手无措。

    “你应该知道,那绝对不会是孤,现在已经过去了几千年,有些事都变了,这个世界不会再是我们想象当中的样子了。”流川微微的叹了口气,鼻尖的花瓣掉在了地上,马上化成烟灰。“不管是谁,他既然想方设法想让阿絮知道旧事,孤也只得让他死了。”

    漫天的梨花,也挡不住这句狠话落在白衣男子的耳里,他耸了耸肩膀“你根本不知道是谁,你怎么找到他,又何谈杀他。成絮不傻,她终究会察觉到,瞒着没有什么意思。”

    时间过的很快,他们聊着就是有些时长,白纤梓没有能改变流川的任何想法,他知道浣容决定的事一定会做到,不管任何原因,就是这个最致命的习惯,让浣容走上了归途,他不想流川重蹈覆辙,一阵疾风,白纤梓消失在了幻境里。

    虚幻的梨花仙境在慢慢地消失,一朵朵梨花随风化成烟雾,脚下的泥土变成一个个漩涡,独留在幻境中央的流川看着眼前的景象一点点改变,双眉紧锁默默无言,这里的一切都在改变,唯独紫衣男人安然无恙,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跟阿絮度过一生。

    有人着急,有人无奈,有人也在暗自猜测,有些人距离近了,有些人终于渐行渐远。看着空无一人的阁楼,成絮等了些许时间,才看到白纤梓出来,她正襟危坐的看着他,“吃饭吧!”她不想问他们之间的事情,努力的不让自己去想,可是心里像是被千金压着,堵着慌。

    这场夜里,谁都没有说话,个怀揣着心事,寂静的可怕。

    午夜时间到了,成絮按照以前的习惯,巡视这整个城市,这次走的时候,她没有带走紫色琉璃瓷瓶,她知道有的时候真的需要自己去看看。这个城市还是像以前一样,根本不会停歇,尤其是这个炎热的六月。

    巡视到信合大厦,站在大厦的楼顶,俯视着下方,满城灯火通明,是点点星光撒落在了人间,电灯真的是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

    “被风吹傻了,一个人出来。”略带着些慵懒的语气,流川立于她的面前,一身的淡紫衣被风吹得直直作响,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俊俏脸庞上的宠腻。

    “没有,我以为你跟白纤梓吵架了。”她从前面就发现白纤梓的表情不太好,才猜测是不是吵架了,笑颜抬眼看到流川时,果然,这妖孽长得比花都漂亮。

    “傻瓜,怎么会吵架呢,我跟他好几千年的朋友了,岂会在意这些。”

    仔细想来,这还是妖孽第一次这么温柔的跟自己讲话,成絮不由得笑出了声,这个样子的他还是有点不习惯,不由得抱着双肩发了下抖。

    “孤跟你讲话,就好好听着,哪来的那么多反应。”

    “是,今天晚上也没发现什么?再看看有没有,等会就回去吧。”

    这连连续续的几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跟往常一样重复的生活,看起来跟以前一样的生活。在这六月燥热里,成絮经过了磨难的高考,就结束了这个没怎么好好上的高中,离开了学校。

    考完的后几天,天气越发的燥热了,阁楼的后院里有一颗老槐树,自成絮出生的时候就存在了,但是树枝还是一样的茂密,乘凉的地方就大了。成絮就躺在槐树下的凉椅上,拿着旧蒲扇扑哧扑哧扇着风,这个鬼天气,热死姐姐了。

    站在二楼上的白纤梓看到这一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也怪最近什么事情也没有,让她这么闲的跟个老大爷一样,这样也好,也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完一辈子,脚尖一跃,落在她的旁边。

    “成大爷,你就不关心一下你的高考成绩吗?”这种温度的变化,对白纤梓没有一点的影响,他的到来,身影带过一阵风。

    “诶,我怎么这么笨,可以不用扇风了啊,你来来回回走几次,我就凉快了。”说完,成絮还一脸得意的表情,机智果然如我,这表情看得白纤梓心里痒痒,真想跟她打一架,爽快点。

    “你想得美,问你话呢”咬着牙

    “啧啧,肯定考不上了,这把年级是考不上了,老咯,老咯。”成絮抬头看着这个文雅的男人,长得真好看,赏心悦目。

    “你不上了?”

    “不上了,好好地看着这个铺子,然后交给下一代。”

    “没志气,难得了流川那智商,交出你这么不求上进的徒弟。”

    “诶,古人有句话说得好,就得生于安乐,知足常乐”

    白纤梓脸色一下从白到绿载再到黑,努力收敛了脸色,转而笑脸相迎,“你说的是,老一辈的东西还得传承下去,免得祖宗责怪。”

    成絮一看到白纤梓这样子说话,他是不是受到了打击,精神不正常了,赶紧跑。白纤梓看着她逃跑,默而不言,这个样子还能持续多久啊,现在看似平静其中的波涛汹涌她又岂会知,交给下一代?心里感觉有些抽搐,这个梦想,浣容你怎么替她实现?

    逃走的人看不到追的人的表情,成絮也不会看懂白纤梓的心思,整个阁楼全是吵吵嚷嚷的声音,白纤梓跟成絮又追又打,好不热闹的幼儿园。

    “白纤梓,你还小吗?”

    “比你大了多少,都不知道,你一个女娃娃,都不讲点辈分,实是可恶。”

    “那你追着我干嘛?倚老卖老。”

    “老板在吗?”

    “不在”成絮脑子没过,随口接了一句话。

    说完就楞在了那个地方,白纤梓抓住她,往身子这边一拉,直接撞到了怀里。成絮也没有多想,应该说他们两个都没有时间瞎想,还是白纤梓反应快一句“来了”脱口而出。

    成絮在二楼上看到下面站着一个男人,急急忙忙的跑到下面,打开门看着眼前的男人说“老板在”才安稳下这个快要走的男人,这才细细的打量,这个男人大概有四十岁左右了,头发有些斑白,个头跟自己差不多高,也许是因为驼背的原因。”

    这个风水棺材铺是之前爷爷打下来的基业,爷爷闲来无事就开了么这个,送往死人安乐看风水的铺子,但是晚年后便再也没有做过棺材,说是老了怕晦气,后来也就是帮人看看风水,探探虚实这种,可是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居然还有人知道这个铺子,当然铺子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老成鬼铺。

    “小姑娘,我找成老。”他说话带着些拘束,脸色有些发黑,神色紧张。

    成絮略惊了一下,他居然不知道爷爷已经走了,“爷爷已经不在了,有什么事情找我吧。”

    “走了?唉,难怪啊,孙女都这么大了”这个男人的脸色更加的低沉,说话也带着酸楚。“也没什么大事,想请成老去给小儿念段送往经的来着。”他说这句话有些不好意思,本来不想麻烦这么小的姑娘的,但是眼下也找不到别的人来,日子不多了。

    “没事的,我会去的。”成絮答应了这件事下来,爷爷的事情总归是要给办的,况且诵经不是什么大的事情。

    “姑娘时间等不及了,我出来好几天了,要不您现在就跟我走吧!”

    他说话说的有些急,摩拳擦掌的想催促着成絮快点,即刻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