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刘兰芝传奇 > 第十九章 提亲(十八)
本站域名 www.x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xbiqu6.com
    第十九章提亲十八话说“白骨精她娘”兴高采烈的来到了焦仲卿府上,向焦仲卿和刘兰芝报告了自己的“战斗成果”,自然是得到了焦仲卿的重金赏赐。刘兰芝对“白骨精她娘”笑了笑,说道:“大嫂,等我们把定亲的日子查好了,您还要再跑一趟,告诉亲家才是啊。”“夫人请放心吧,不用说跑一趟,就是跑上个百儿八十趟的,俺也不嫌吧麻烦的。有事您尽管安排就是。”“白骨精她娘想对天发誓似的说道。白骨精她娘”是上交了午时到的焦府,焦仲卿自然要留她吃顿午饭了。焦仲卿对刘兰芝说:“夫人,天已经就要晌午了,就留大嫂在府上吃顿便饭吧。”“一切有老爷您安排就是。”刘兰芝回道。然后又对“白骨精她娘”说,“嫂子,天就要晌午了,您还大老远的,就留在我家吃中午饭吧。”“白骨精她娘”已经是个老媒婆了,吃惯了千家饭。因为她知道,管媒婆饭可是很丰盛的,比在家中吃的饭好多了。因此也就顺水推舟的说道:“恭敬不如从命啊,今天大嫂我就客随主便,不客气了。”焦仲卿对身边的丫鬟说道:“快去告诉大厨,就说老爷今天有重要客人,准备一桌上等好席。”丫鬟领命而去,刘兰芝跟“白骨精她娘”一边喝着茶水、嗑着瓜子,一边唠嗑。不多时,丫鬟回来了,来到焦仲卿身边:“启禀老爷,宴席准备就绪,请老爷入席。”“白骨精她娘”由于有了上次喝热茶的经验,这一次没有再犯同样的错误,没有狼吞虎咽,也开始学着刘兰芝的样子,细嚼慢咽了。也许是“白骨精她娘”喝得有点高了,脸上感到火辣辣的,像是在出火;脑袋有些发胀,轻飘飘的,好像在驾云似的。这时,她自己知道自己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自己不能再继续喝下去了,如果再喝下去非闹出天大的笑话来不行。因此,她笑了笑说道:“老爷、夫人,嫂子我今天喝多了,不能再喝了。咱们就吃饭吧。”刘兰芝看了看“白骨精她娘”,笑着说道:“嫂子啊,再喝杯吧。俗话说得好,‘酒逢知己千杯少’啊!”“不喝了,喝醉了。再说了,我还要骑着毛驴儿干十几里路呢!谢谢老爷夫人盛情款待了!”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行礼。“嫂子,别客气。您为了我家犬子婚事跑折了腿,我们应该感谢您才对呀。”刘兰芝非常礼貌客气的说。然后,对在一边伺候的丫鬟说道,“既然客人要吃饭了,快去拿饭去好了。”丫鬟答应一声,拿饭去了。不多时,用一个传盘端了雪白的大馒头来到了宴会厅。刘兰芝笑着说道:“嫂子,饭来了,请嫂子慢用。”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馒头,递到“白骨精她娘”的手中。“白骨精她娘”顺手接过馒头,笑着说:“谢谢夫人。”然后将馒头一分为二,一半儿放在面前的小盘儿里,吃着剩下的一半儿。酒足饭饱了,“白骨精她娘”伸了伸懒腰,打了个饱嗝儿,心理惬意极了。心里乐滋滋的想到:“今天俺算是开了眼了,大户人家就是大户人家,人家用的菜盘儿都是想着金边的,人家吃的东西咱连名字都不知道!”一想到自己家庭的寒酸,心里又感到不是个滋味儿:“哎,我什么时候也能像刘兰芝一样当上名副其实的夫人,过上她一样的好日子呢!”刘兰芝一行重新回到了客厅,有丫鬟上茶,斟茶。茶罢搁盏。“白骨精她娘”笑了笑说:“夫人,我应该回家了。”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刘兰芝笑着说道:“嫂子啊,天儿还不是很晚,就请再坐会儿吧。”“天儿不早了,我还有十几里地要走呢。还是早点儿走吧,家里的孩子们还在等着我回家呢。”“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强留您了。”然后对丫鬟说,“嫂子喜欢喝茶,就给她带斤茶叶回去吧。”丫鬟答应一声,拿来了一包茶叶:“夫人,茶叶拿来了,请夫人过目。”“就给嫂子吧。”刘兰芝看了一眼茶叶包儿,对丫鬟说。丫鬟把茶叶交给“白骨精她娘”说:“大娘,这是我家夫人赏给您的茶叶。这可是上好的龙井茶哦!”“白骨精她娘”接过茶叶,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好茶、好茶!这样的茶叶在我们家就是见过也没见过,更别说喝到了。”“也不是啥稀罕物儿,只不过是一般的茶叶而已。”刘兰芝顿了顿又说,“等我们查到了定亲的好日子,还是要麻烦你的哦,望您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天。等事情办好了,少不了您的好处。”“夫人言重了。为夫人您跑腿做事,是老身我的本分。就是跑断了腿也高兴。请问,夫人还有什么安排吗?如果有,就请直说;如果没有什么吩咐了,老身我就告辞了。”“路上慢走,注意安全。”刘兰芝看着“白骨精她娘”的眼睛,关心的说道。“谢谢夫人关爱。三天之后老身前来听信儿如何?”“好的,您走后我们就去找算命先生查日子。”“老身告辞,夫人免送。”其实,刘兰芝一直坐在位子上,并没有起身要相送的意思。被“白骨精她娘”这么一说,反倒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站起身来:“嫂子要走,哪有不送送之理。”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白骨精她娘”见了,连忙说道:“夫人请留步,送一步是两步。夫人就别送了,再送老身就感到不高兴了。”“那好吧。”然后对身边的丫鬟说道:“代我送送嫂子。”“白骨精她娘”背着钱袋子,钱袋子里装着刘兰芝送给她的赏银和茶叶,在丫鬟的陪伴下离开了客厅,来到了院中。饲养员将驴子牵来,将缰绳送到“白骨精她娘”的手中:“驴子已经喂饱饮好了。”“谢谢小兄弟了。”“白骨精她娘”接过缰绳,一边上驴一边说。“不客气,您是我么家的客人,照顾好您的坐骑是我的责任。”饲养员还客气上了。“白骨精她娘”上了驴背,一拍驴子的p股。驴子知道主人对自己发出了“快走”的命令,因此迈开了四蹄,摇摆着尾巴,发出了“哒哒哒”的声音。饲养员看着骑着驴远去的“白骨精她娘”,心中好不纳闷儿:“这人到底跟老爷、夫人是啥关系,怎么敢在府中骑驴子?”再说“白骨精她娘”骑在驴背上正在高兴,突然在驴子的前边出现了一位彪形大汉:“哪来的臭婆娘,敢在冉府骑驴,还不给老爷我滚下来!”一边叫喊着,一边一把拽住了驴子。驴子受到了惊吓,两条前腿奋力抬起,几乎是直立了起来。“白骨精她娘”哪里会料到这种情况的出现,因此毫无准备,被驴子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哎吆,你这该杀千刀的,你要摔死老娘呀!哎吆,呜呜呜呜。”“白骨精她娘”四仰巴扎的躺在地上,杀猪似的叫喊着。彪形大汉见状,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摔死活该!谁让你在老爷的府中骑驴?别说是你,就是县太爷也得走到院外才能上轿。”“白骨精她娘”听了,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不妥。但是她是在被摔得厉害,一时爬不起来。她灵机一动,将错就错:“老娘在院中骑驴怎么了?老娘在院中骑驴碍你啥事儿了?老爷夫人都不管我,轮到这你管吗?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彪形大汉听了,气儿不打一处来:“你别不识相,躺在地上装洋相!我数到十,你再不起来,老子我就打断你的脊梁骨!”然后双腿叉开,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在半空中挥舞着,嘴里开始数数:“一、二、三”还没等到数到八的时候,白骨精她娘竟然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起来就起来,不起来老娘还能永远躺在地上?你倒想把老娘我摔死,老娘我偏不死,活生生的气煞你!”彪形大汉看着满身是灰土的“白骨精她娘”,又是一阵大笑:“老子知道有被杀死的,又被打死的,也有生病死的,还有上吊自尽的,就是没有听说过有被你这老妖婆气死的!”接着,又是一阵狂笑“白骨精她娘”一边拍打着满身的灰土,一边牵着驴子,一瘸一拐的向院门走去。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天可真倒霉,怎么遇上了这么一个阎王爷!”彪形大汉哪里管她咕噜什么,叉着腰站在原地:“老妖婆,这一次想事儿了吧?如果下次再这样,看老子我怎么收拾你!”“白骨精她娘”艰难的走到院门,那个小胆的见她今天如此狼狈,连忙走上前来:“大娘,您这是咋了?你看看,满身的满脸都是尘土,您是不是摔跟头了?”一边说着,一边替“白骨精她娘”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哎,真够倒霉的,不说也罢。”因为她知道说了也是白说,说不定还会给人留下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