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莞归 > 第一百三十章:曲终人散
本站域名 www.x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xbiqu6.com
    第一百三十章:曲终人散

    当最后一项礼仪行完之后,随着一声“送入洞房……”

    “等等……”门外传来高声一喝,众人大惊,所有的眼睛都往门外看去了。

    只见明王殿下率领了众多的士兵,大跨步的涌进了喜堂。

    “张大人,成亲这么大的喜事居然不邀请我,你未免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明王殿下一边说这话,一边笑着坐上了一旁的椅子上。

    “既然明王殿下愿意赏脸,那么请留下来喝杯喜酒吧?”张逸修笑着拱手相请道。

    “你也配……”明王殿下突然脸色一变,神情变得难看起来道:“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居然还想办喜事,只怕是为你自己办丧事吧!”

    “你……”张逸修收起自己脸上的笑意,神情严肃的问:“明王殿下,你当真要如此绝情么?”

    “哈哈……”明王殿下讥讽道:“你个小人,你居然还有脸怪我绝情,当初若不是你的新夫人对我施以援手,只怕我早就成了你张逸修的刀下亡魂。今天你居然还怪我绝情。真是可笑之极。”

    “你……”张逸修一把掀开胡莞莞的红盖头,不可置信的问道:“莞儿,为什么?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胡莞莞睁大了眼珠子,笑着说:“张逸修,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太好了,总算是让我等到了你一无所有的一天。”

    “为什么?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嘛?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张逸修怎么也没有办法相信自己最爱的女人居然背弃了自己。

    “哈哈……可笑,真是可笑之极……”胡莞莞笑得眼泪都要就出来了。

    “张逸修,实话告诉你吧!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你听好了,我的心里从来都没有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配让我喜欢。我恨你,我恨不得让你不得好死?……”胡莞莞大声的告诉张逸修一切的一切的。

    “原来你做得一切都只是骗我?……我居然还那么相信你?我输了,我确实是输了,我输了自己的一颗心。不过无论如何,我输的无怨无悔。”张逸修不可自制的苦笑道。

    可是,张逸修还是失望了,张逸修多么希望她能站起来辩解一句,多么希望她能站起来怒骂自己两句,多么希望她能站起来,那怕仅仅只是哀怨的给自己一个正眼。可是这一切的一切统统都没有。

    她依然漠视着张逸修的所有举动,丝毫不在乎张逸修做了些什么?那背影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哪怕只是一丝颤抖都没有。

    怒火在张逸修的心中越燃越旺,紧紧握成拳头的双手就像千万斤那样重。

    “罢了,也罢……一切都没有意义了,明王殿下,我输了,随你如何处置?是杀是剐,随你?我无话可说?”张逸修痛惜的看了一眼胡莞莞,便绝望的对着明王殿下笑道。

    “哈哈……”明王殿下看见如此失败的张逸修,忍不住的觉得大快人心,“好一个麒麟才子,却原来也会败在一个女人身上,真是可悲可叹?”

    在明王殿下的心里,张逸修就是自己心中么一个毒瘤,是自己最大的威胁,只有他死了,自己才能高枕无忧,自己才能拥有一切。

    “来人呀!把张逸修拉下去立刻执行死刑?”明王殿下吩咐道。

    看着士兵押着张逸修,看着张逸修落魄,即将要失去生命的那一刻,胡莞莞心中有一种无言伦比的痛。

    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难道张逸修死了自己就真的可以得到快乐吗?

    胡莞莞心中有了怀疑,有了动摇,甚至有了一丝后悔。

    可是倔强的胡莞莞还是不说话,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士兵把张逸修押下去。

    就在刀架在张逸修脖子上的那一刻,胡莞莞的心在颤抖,胡莞莞试着想要制止,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来?

    “住手……”正在这一刻之际,韩寂月又出现了。

    每次只要在关键时刻,韩寂月总是会那么巧合的出现。

    明王殿下迎了上去道:“寂月妹妹,你怎么来了?”

    韩寂月冷笑一声道:“我若是再不来,只怕再也见不到张大哥了?明王哥哥,你难道忘了曾经我们和张大哥一起并肩作战的那些日子吗?你当真一点情面都不讲,执意要处死张大哥吗?”

    “他张逸修若是真心把我当兄弟的话,当初就不会背叛我了,他张逸修做得了初一,难道还怪的了我做十五么?这一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张逸修的!”明王殿下冷着脸道。

    “如果明王哥哥执意要杀张大哥,那么请原谅寂月不能把韩家军交给你,并且寂月也绝不答应远嫁突厥。”韩寂月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你……”明王殿下有些气恼,知道自己绝不能失去韩家军的支持。所以为今之际,还真不得不答应韩寂月。

    “也罢,我姑且答应你不杀张逸修,但是,寂月妹妹,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我要你以后再也不管张逸修的任何事情?你能做到吗?”明王殿下道。

    “只要明王哥哥你不杀张大人,你说什么我都答应。”韩寂月笑着应了。

    就这样明王殿下把张逸修赶出了大门,从此以后,张逸修彻彻底底变成了一无所有。

    胡莞莞拒绝了明王殿下的赏赐,更拒绝了明王殿下的宠幸,只一个人悄悄的看着张逸修失神落魄的走在大街上。

    一天又一天,张逸修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就像一个行尸走肉一样,无论别人怎么打,怎么骂?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像一个木偶人一般。

    很快,张逸修身上的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被抢光了,张逸修衣衫褴褛,脏兮兮的傻傻坐在台阶上。

    偶尔有几个好心的过路人,给了张逸修几个包子,张逸修便狼吞虎咽了起来。

    胡莞莞跟了张逸修几天,自己的心就疼了几天。自己这样害的他一无所有了,真的快乐吗?

    本来大仇得报的自己,不是应该开心快乐的么?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很痛很痛……除了痛,胡莞莞什么也感受不到。

    胡莞莞出现在张逸修面前之时,只听见张逸修傻傻的喊了一声:“神仙姐姐……”

    胡莞莞整个脑子“轰的……”一声,什么感觉都有。

    也许,这就是宿命,唉……胡莞莞叹了一口气道:“就让一切仇恨就此了结吧!……”

    曲终人散,只愿岁月静好,再也不蹉跎岁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