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朝妃后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诈现死士惊朝堂
本站域名 www.x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xbiqu6.com
    一语惊起鸟儿数只,惊叫慌乱着扑向天空。

    秦寒双眼含泪,目含春色,眼波流转间自带一丝柔弱。反观云笺,目间无色,看向崇溪却又似透过他看向远方,这样的云笺在崇溪眼里恰如折了翼的鸟,被狠狠禁锢,不得自由。

    “皇上,”秦寒是个懂得适时进退的人,这在她自小被培养成太子妃时就有不少人教导她,“是臣妾鲁莽了,请皇上责罚。”

    云笺跪下,面色不变:“皇后教训的是,是妾的错,妾认罚。”

    崇溪却微变了脸色,都知道是秦寒的故意,却并不会有人指责她,都知道是云笺无辜遭祸,却没有人为她挡下这无妄之祸。

    “皇后严重了,只是你在此喧哗闹了外头朝臣可不好,回去禁足三日以示惩罚,”而后又看着云笺,“皇贵妃无视宫规顶撞皇后,本为大错,然并未造成祸患,现罚你一年宫俸,禁足一月抄宫规一百,庆云殿下人失职,责令全部杖责十,可有异议?”

    孰轻孰重,听而可知。

    崇溪离去,秦寒等人也陆续离开,只是秦寒带着得意又挑衅地看着云笺时,云笺终是难忍住握紧了拳。

    “娘娘……”面对面无血色的云笺,黎诗一步一缓走来,心里充满了苦涩。

    云笺捏了捏黎诗的手,面带歉意:“连累你们了。”

    她一个人的任性连累了整个庆云殿,而从这一刻开始,整个后宫的风声似乎又一次发生了转折。

    “娘娘,”朝赋也步履缓慢走来,“不是娘娘的错,娘娘不要自责,奴婢在受罚时曾听管事公公说皇上招了秦家的一个庶子进宫。”

    秦家庶子其实不少,可云笺的认识的,或者说能入崇溪眼的估摸着也就秦洛了。

    秦洛进宫必然瞒不住他人,尤其还是被秦家网遮住的皇宫。

    诈然听到消息时,云笺有些诧异,不过随即便了然,秦洛与崇溪在宫外曾偶然相遇,不过这样的偶遇对于秦洛来说何尝不是机遇,和秦旭尧相比,秦洛显然是个更擅于政道之人。

    “只是可惜了他的身份。”哪怕叛出秦府,也改变不了他庶出的身份。

    哪怕有一天他能出人头地,也不会站到更高的位置。

    “娘娘,你现在都被禁足了还有心情管别人?”夕歌和暮词都忍着一身痛,却仍旧劝云笺。

    云笺让她们下去养伤,而她却在窗边一坐就是日落。

    直到秦洛离开皇宫,日落只剩余晖,崇溪方似醒来,他略略吐出心中的一口气,抬头看了眼庆云殿轻巧而飞扬的屋檐雕画。

    她安然地待在那里便好,忍下极力想要忽视的一丝心疼,崇溪无奈苦笑,作为一国帝王,想要保护一个人却如此艰难。

    秦家,而秦家却可以活得肆无忌惮,如此张扬地在他的后宫,在他的朝堂横行。

    不过应该不会太久了。

    崇溪想想,忽略心中一丝难安。

    正要吩咐贺敬起驾回寝宫,却见秦旭尧急匆匆跑进来。

    作为御前侍卫统领,秦旭尧在崇溪面前并不张扬,然而正因为秦家嫡子的原因,他也没有其他大小官员活得谨小慎微。

    他进来,后面跟着四个侍卫,侍卫拖着两个人,不,显然是两具尸体,鲜血淋漓的尸体。

    崇溪一惊,贺敬忙将他护在身后,试问没有皇帝吩咐有谁胆敢将两具血淋淋的尸体拖到皇帝面前。

    此时,与秦旭尧一起来的还有秦枫手书一封。

    待崇溪仔细读来,诧然一惊,欧阳府上发现前朝死士!

    死士是皇家特有,培养死士只是为了保护皇帝,就是崇溪也有死士,蓝衣麒麟,并不是不好辨认,可寻常人纵使知道有这么一批死士在也很少有人见过,因为他们只出没于黑夜,在人们最没有防备的时候。

    然而死士皆是伴着皇帝的殒没而死去,一般皇帝的陪葬中死士是必不可少的。只是此刻秦枫却发现欧阳府上有前朝死士存在。

    死士若没死说明什么?

    前朝还有皇子活着,亦或者欧阳府有着什么不可告人之秘。

    欧阳府是哪里?

    那是鸿儒欧阳川的府邸,欧阳川门生遍布整个卫国,甚至还有其他三国不少名仕也曾拜在他门下。

    若是再往里想,现在朝中的官员与其关系密切的,他猛然一惊,太傅叶鸯是,太史令苏桐亦是。

    作为帝王,他不得不多想,牵扯到叶鸯苏桐,那么必然有左相一派。

    “传朕旨意,彻查!”天知道,他忍了多少的怒气,不只是对秦家的,还有更多对如今朝堂的痛恨。

    “皇上!”秦旭尧始终记着父亲的嘱咐,“臣以为欧阳大人乃当时鸿儒,天下清流之表率,定不会窝藏前朝死士。”

    崇溪怔怔地看着他,或者说透过他,看着不远处,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在贺敬想要提醒时,命令传来:“传左相,令,封锁太傅府和太史令府。”

    “是,皇上——”秦旭尧带着口谕前去,这样的口谕却非常得罪人,然而他却很开心,只要太傅势力锐减,宫中至少还有太后的势力,这样叶云笺就再也威胁不到姐姐的地位了。

    韩文杰得知消息时只是稍稍的诧异,并没有觉得奇怪,着心腹吩咐:“且去告知太傅和苏大人,无论是陛下下旨还是现在形势,都不会到最严重的时候。”

    最严峻的形势是什么,无非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这就是谋逆之罪,但只要皇上还清醒着他就会知道这里头的文章有多大。

    所以在韩文杰觐见时,提议撤去两人职位,留府查看。

    崇溪想了很多种结果,也没有比韩文杰提议的更好一些,对他来说损失最小便好,只是……

    想到还被他关着禁闭的云笺,他的女孩处境会越发的艰难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不过几天的时间,朝堂上的风声一边倒。

    有说叶太傅不满自己女儿只能为皇贵妃而心生叛逆,对皇家报复;又有的说皇家一直打压太傅,太傅终于忍不下这口气,绝定反击;甚至还有传闻说太傅有个义子,他打算将覆灭了崇家,让他义子继位。

    那么苏家呢?

    什么,苏桐撑死也就个太史令,他能有何作为。

    可是太傅也无甚权利呀?

    所以说这一次的攻击还是朝着左相去的,你看,这不,左相被逼着放弃了两个智囊。